从英国申请加入看亚投行政治色谱

      中国财政部宣布,3月12日,英国向中方提交了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确认函,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而中方正根据多边程序征求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意见。如果一切顺利,英国将于3月31日创始成员国的资格确认截止日期到来前,正式成为成员国。由此,英国将成为加入亚投行的第一个G7国家。

  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让亚投行具有了更多的国际金融机构特征。这引发美国高度敏感。奥巴马政府的一名高官表示,英国“几乎没有与美国磋商”就做出该决定,“不断迁就中国不是同一个崛起中的强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英国为何不顾“美英特殊关系”要加入亚投行?亚投行为何被赋予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

  英国决策出于商业开放主义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中国牵头发起成立亚投行时,英国政府就多次表示愿意加入。要知道,除了国防、能源等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英国政府对于商业活动持开放的自由主义立场。

  此外,中英有良好的金融合作关系。2013年,英国成为G7国家中首个与中国签署中英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的国家,2014年,中英央行又签署了人民币清算和结算协议,伦敦成为人民币业务的中心之一。

  国际金融形势变化也是英国加入亚投行的驱动力之一。目前,美元指数已在冲击100的历史关口,日本政府债券收益率也趋于上升。相对而言,中国仍可以提供人民币较廉价的长期资金,在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后,还可提供人民币贷款。伦敦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货币金融中心,结算的美元超过美国本土一倍,美元风险也可能转化为英国的金融风险。加入亚投行可以对冲风险,获得新投资机会。

  美国的担心有些傲娇

  此前,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曾和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明确讨论过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意图。美国担心的不是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而是其后续效应。

  美国主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本主导亚洲开发银行,是目前美国认可并维护的国际金融秩序。为巩固这一秩序,美国在亚太方向又提出建立“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在美国看来,中国寻求提高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份额,在亚太经合组织内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2014年一年内就提出建立亚投行、亚开行、丝路基金、金砖银行四个多边金融机构,对美国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主导权形成了挑战。

  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似乎是对中国主导国际金融新秩序的认可,这是美国的疑虑所在。另一层疑虑是,英国加入亚投行,还可能刺激区域内尚未加入的重要国家行动起来。事实上,已有消息说,韩国将继英国之后,申请加入亚投行。

  基于这种逻辑,美国视亚投行为中国版的“新门罗主义”,是打破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工具。这种认识缺乏基本认知。近年来,中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提高了资金缴纳份额,在被视为亚投行对手的亚开行中,中国也有6.46%出资份额和5.47%的投票权。中国不会玩左右手互搏,以对抗图发展的游戏。

  亚投行政治色谱是什么

  在《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中,诸发起成员就已明确:秉持区域开放主义,弥补基础设施资金缺口,投资中寻求建立透明运行机制和环境衡量标准。从规模看,亚投行初始成立资金规模为500亿美元,未来资金规模为1000亿美元,仅相当于亚开行的60%。如果英国、韩国顺利加入,亚投行成员国也只有29个,而亚开行则有67个成员。从权重分配看,亚投行的股权,由各国根据GDP规模按比例分配。中国GDP规模也达到10万亿美元,因此自然拥有相当大的权重。但随着大经济体加入,中国股权必然稀释。中国欢迎英国加入亚投行,已表明中国对于亚投行没有“控制欲”。

  从市场需求看,亚投行的成立适应亚洲发展。亚行行长黑田东彦曾表示,亚洲需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3万亿美元。而亚开行目前每年提供的基建贷款,只有100亿美元,无法满足需求。

  亚投行的政治色谱远没有那么晦暗不明。非要描述的话,就是开放主义和实用主义。与TPP等有选择性的多边机制相比,亚投行远没有那么多敌对性。

来源: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