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TPP对中国的外部环境造成新的压力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第八十期 “经济每月谈”于2016年2月23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表示,TPP是在经济全球化、WTO多哈回合谈判受阻的形式下,加上国际贸易形态变化,对更高标准、更宽泛的领域提出贸易规则、贸易规制,它是一种推动力。另外一方面是方法上排他,对中国的外部环境造成了新的压力。

  以下是文字实录:

陈文玲:

  我们国家自由贸易区战略为什么现在显得这么重要,我们在开放发展理念下,新一轮对外开放,发展自贸区网络体系,形成中国自贸区的战略以及中国自贸区的战略实现路径,我觉得当前是我们对外开放的一个重大任务,也是对外开放的一个重大突破口。

  当前全球30%以上的生产都是为国际贸易进行的,也就是跨国的,国际贸易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发动机,是通过国际分工与合作促进国家与地区融合的转化器,是通过自由贸易形成今天繁忙的社会、繁荣的市场的催化剂。因为有了自由贸易,才形成了今天的国际市场和迅速发展的世界经济,才使世界经济的发展成为各个国家共同的责任与共同的希望。“十三五”期间,面对国内国际形势的调整变化,也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我们要寻求发展新空间、新动力,其中的一个重大战略就是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我们要实行自贸区战略,就要准确把握经济全球化新趋势下我国对外开放的新要求,改革开放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动力,扩大对外开放,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不断取得新成就,这是我们的法宝,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导致落后,这已经为中国发展的道路所证明。加快实施自贸区的战略,是我们国家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党的十七大把自贸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十八大提出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以周边为基础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形成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网络。特别是在2014年10月份,政治局召开了会议,这个会议专门讨论了我国实施自贸区战略的重大问题,请专家讲了课,把我们实施自贸区战略、构建自贸区网络作为国家对外开放的重大战略举措。

  当前,全世界几乎所有的WTO成员国都加入了一个或者几个自贸区,自贸区通过WTO更加优惠的贸易和投资条件,以自由贸易协定的方式将这些成员的经济利益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形成经济利益的融合,加大了自贸区成员之间的往来。比如欧盟自贸区建立之后,欧盟之间的自由贸易、内部贸易占全部贸易的50%以上。东盟自贸区建立之后60%以上是内部的贸易,因为自由贸易区和WTO的多边体制是不同的,因为多边体制是所有的成员国,自由贸易区是涉及到一些国家,是自愿组成的,贸易自由化的程度不同,WTO是在多边的基础上开放市场,自由贸易区是在一定程度上让渡国家主权,形成更加便利的商流、物流、信息流、资本流的大流通圈,有人把高标准自由贸易区也称为WTO+.

  自由贸易区谈判的时间通常比较短,比如TPP,开始的时候是四个国家,92年开始,从2015年提出18个月完成谈判,直到去年10月份完成谈判,提前了两个月,2015年12个国家多边,到最后达成协议用了16个月时间。TTIP也是提出来18个月谈判,明年开始减让93%的税收,所以这个是速度比较快。自由贸易区谈判涉及的领域比WTO要宽,特别是当前更多标准的贸易规则扩展到了劳工标准、环境标准、减让期限、降税模式、环境保护、竞争中立等。自由贸易区达成的协议是国家之间推动贸易便利化、自由化,投资便利化、自由化的快车道。大家都非常困惑,WTO和自由贸易区的区别有什么?我们搞清楚这些以后有利于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实施自贸区战略,为什么美国也实施自贸区战略,很多国家选择加快自贸区战略。

  全球自贸区的发展成为时代潮流,近几年全球自贸区的竞争白热化,因为2015年的数据还没有出来,所以到2014年1月31日,全球向WTO通报的各类区域的贸易协定583个,其中277个正在实施。自由贸易区谈判现在成为全球贸易投资规则和标准竞合的平台,自由贸易区谈判越来越多涉及到非贸易议题。全球自由贸易区的主要形态大体上是四种,一种是自由贸易区,比如自由贸易港,这是单边的FTA,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区,自由贸易园。第二种是某国对他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就是双边的FTA。第三种是区域间的自由贸易协定,比如南南合作、东盟,比如南北合作,北美自由贸易区,发达国家的自由贸易区,像欧盟。第四种是全球性的自由贸易协定,全球性的就是大跨度的、多边的、带有全球性质的自由贸易协定,比如WTO下的一些贸易便利化、自由化。比如美国现在推进的TPP、TTIP,还有中国在2014年11月份在APEC会议上21国家达成的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亚太自贸区。再比如现在正在推动的以“一带一路”战略为推动力的,与沿线国家加快构建自由贸易区网络体系。

  全球自贸区的主要分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自由贸易协定,一个是美国,美国已经签订了有20多个,正在谈判中的是三个T,TPP、TTIP、BIT,还有一个T是他推动的全球的信息合作协定。欧盟已经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协定是30多个,现在正在谈判和美国的TTIP,还有欧盟和日本的自由贸易区。中国自由贸易区的进程到2015年底已经签订自由贸易区协定的达到14个,实施的12个,韩国是去年达成的,澳大利亚是去年达成的,还有瑞士、东盟、新加坡、巴基斯坦、新西兰、哥斯达黎加、冰岛,连续十几轮中国内地-香港、中国内地-澳门更紧密的经贸关系安排,还有中国内地和台湾的ECFA,也是有更紧密的合作安排,这是中国签订的14个和实施的12个。

  中国现在正在谈判的,排第一的是RCEP,中国在加快的推动,还有中国和东盟自贸区的升级版,因为中国和东盟2006年启动第一轮中国和东盟自贸区的进程,用五年的时间,到2010年完成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进程,签订了最后一个协议,就是中国和东盟的关于双边投资的协议,那时候完成了全部的进程。现在中国启动和东盟第二轮的自贸区升级谈判,除此之外中国现在和海湾合作委员会进行自贸区谈判,和斯里兰卡、挪威、加勒比地区、马尔代夫、格鲁吉亚的自贸区谈判都在加快进行。还有和新加坡自贸区升级版的谈判也在进行。

  全球主要的自由贸易区有说六个,有说七个的,一般排第一个的是北美自由贸易区。当前比较受关注的、更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是两个美国主导的,还有一个是中国与东盟主导的,这三大自贸区将成为世界最大的三个自贸区。一个是TPP,刚才讲了12个国家,开始的时候有文莱、新加坡等四个小国,美国加入之后成为主导国。到现在为止,日本是最后一个,一共12个,韩国也准备加入,亚太地区可能产生比较大影响的是美国推动的TPP。经过五年多的谈判,在2015年10月协定达成一致,正式签署了协议。文本公布以后,在生效之前要经过各个成员国的批准。去年我们在谈国际经济形势的时候就作出了预测,我们预计在2015年底会完成谈判进程,2016年可能会有一年左右的批准期,2017年有可能正式启动。因此,对于中国来说,我觉得2016年还是我们加快推进自贸区的一个窗口期。自TPP谈判开始就存在着很多争议,包括国内的专家对此也有不同看法。国经交流中心也专门就美国的TPP作出了研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主要观点认为TPP是在经济全球化、WTO多哈回合谈判受阻的形式下,加上国际贸易形态变化,对更高标准、更宽泛的领域提出贸易规则、贸易规制,它是一种推动力。

  但另一方面,由于美国的主导,他采取封闭的、以我为主的、排他的方法,或者这种宗旨,是对国际、国际贸易便利化、自由化这个方向的反动。一方面有进步性,适应了国际贸易、国际投资的发展,拓展了标准的领域,推动了更高层次的贸易,下一代贸易的形成。另外一方面是方法上排他,对中国的外部环境造成了新的压力。

  美国与此同时推动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的协定,就是我们所说的TTIP.TTIP到目前为止已经举行了11轮的谈判,它的内容和TPP相近,也涉及了市场准入、服务、投资、知识产权很多领域,去年12月份,在11轮谈判时,他们已经就大部分领域开展讨论,特别重要的一个进展是交换了第二次关税减让的出价,这个出价是很高的,覆盖97%的关税税目,并且就服务贸易投资、政府采购等领域的出价安排达成了共识。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一方面主导推动TPP,提前两个月完成谈判进程。另一方面主导和欧盟的自贸区进程,美欧经济总量合计是33万亿美元,外贸总额超过8万亿美元,吸引外资存量超过11万亿美元,这两个国家和地区加起来8亿多人口,其中美国是3亿多人口,欧盟是接近5亿人口,这几个数据还是占世界份额比较大的,分别占世界的47%、28%、52%。

  从现在的发展趋势看,TTIP一旦达成,将超过北美自由贸易区,将超过原来离他最近的贸易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个达成之后,属于美国主导的国际市场成为在世界上覆盖面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在TPP的一些标准中,比如在TPP之间的成员国,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的转移,可以是无税的,这对中国的产业转移造成了很大的障碍。从目前看,全球近期会出现三个最大的自贸区,因为中国和东盟推动的RCEP也决定2016年底完成谈判,这是去年达成的共识。大家可以看到,最多在2017年底,世界上将出现三个最大的自由贸易区。

  全球自由贸易区为什么这么有吸引力?自由贸易区通过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谈判,不像WTO全部成员国都要达到一致,遵守共同的规则,而它是可以超WTO规则,所以在很多政策上,一定程度上是让渡国家主权,比如关税的让渡,财政税收、产业政策各方面的让渡,在产业政策方面,贸易投资政策方面,税收政策、金融政策方面,都有非常具体的,也有非常开放的政策。

  中国的自由贸易区目前在全球分布,这14个已签约的自贸区、12个协定涉及到30多个国家,涉及到亚洲、非洲、北美、南美,覆盖世界各地。“十三五”期间,中国的自贸区战略将加快推进,我们国家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布局,习主席讲“管总”的战略,“一带一路”大的战略布局下,“十三五”期间自由贸易区的进程会大大加快。主要表现在几方面。

  中国自贸区的试点加快推进,除了上海的自贸区试点之外,去年中央又批准了天津自贸区试点、福建自贸区试点、广东自贸区试点,目前这四个试点都在加快推进。据我们了解,上海有的其他地方都在复制,上海没有的在创新,比如天津面向京津冀实现京津冀的大通关,海关总署去年已经在全社会发布。天津自贸区成为京津冀共享的一个自贸区,比如我们最近在做一个在三河的世界商务研究时,和天津的自贸区成为一个一体化的安排,将来的进出口完全享受天津自贸区的政策,它的特点和上海不太一样,面向京津冀协同发展,有了一些很有特色的设计。福建面向祖国的大陆台湾,在自贸区的安排上也有了自己新的特点。因为广东的贸易额占到我们国家的30%以上,所以广东是我们国家最早进行加工贸易的地方,也是我们国家贸易额占的比重最大的地方。因此,面向香港、澳门,粤港澳更紧密的经贸关系,合作框架下的试验也有了他的特点。中国上海自贸区的试点,天津的试点,广东的试点,福建的试点都在加快推进,全国不下于20个省市向中央国务院提出来要求复制自贸区的试点经验。

  推进自贸区,我们要取得成熟经验,加快复制推广的一整套做法要形成体系,成为推广的范式,能适应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投资规则,我们的试验区试点走在全国前列,和国际上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甚至我们要超高标准,在某些方面我们要超越一些他们没有达到的标准,这样中国才能在世界上立得住。我认为自贸区的试点任务是非常艰巨的,就是中国新的对外开放,和美国更高标准的自由贸易规则、体系、秩序相抗衡、相匹配、相衔接,使中国能够迈入更高标准的对外开放。

  二是要构建自贸区的网络体系,我们要在“一带一路”战略总的框架下构建以周边为主的,以沿线国家为主的自由贸易区网络体系。“一带一路”战略是习主席2013年9月、10月分别提出的,按照古代丝绸之路,沿线是覆盖60多个国家,但习主席在去年和前年多次出访重要会议上讲,我们“一带一路”的倡议是开放的,是面对所有国家的,因为现在世界上非常关注“一带一路”。像加拿大、北美的一些国家都提出来他们算不算“一带一路”,去年美国国会代表团到国经中心来交流,也提出来美国有没有可能加入“一带一路”。习主席从前年、去年几次会议上讲,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是开放的,不排斥任何国家。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提法,60几个国家,借用古丝绸之路的文化符号,赋予它时代的内涵,用“一带一路”这样一个重大的倡议,使更多国家通过设施连通,政策沟通,货物畅通,资金融通,还有民心相通,通过“五通”打通各个国家之间有形的、无形的壁垒和障碍。这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在全球的产业链、价值链、服务链的转移中无障碍,使我们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自由化方面无障碍,起码是消除障碍,实际这是一种共享经济,也是我们在五中全会提出的共享理念的诠释,非常好的国际化的诠释。

  在“一带一路”这样一个重大倡议下,沿线国家能够加快构建以周边为主的自由贸易区网络,对于中国,对于周边国家都会带来新的机遇。按照古丝绸之路,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人口占全世界的63%,经济规模占全世界的29%,货物和服务出口占全世界的24%,欧亚铁路网已经超过8万公里。国经中心在研究FTA问题时曾经把美韩自由贸易区全部的文本翻译成中文,我们的研究得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当时也给中央国务院提交了报告,美韩自贸区和TPP、TTIP的谈判文本基本相近,美韩自贸区的谈判进行了12年,彼得森研究所和他们进行交流时,所长讲有些事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你去做就有可能。因为最早提出美韩自贸区谈判的就是美国的彼得森研究所,在当时的时候是不被美国政府接受的,几乎认为是不可能的,但是经过12年的努力,美韩自贸区是在大前年达成了协议。那个时候我们认为,美韩自贸区的条款,和TPP、TTIP的条款基本相近,因为TPP、TTIP是排他的,它的条款是不公布的,所以我们如果研究,我们是不是能够达到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我们和这个贸易规则还差多远,那是有困难的。

  在这种情况下,国经中心找到了美韩自贸区的全部文本,然后翻译成中文,进行了比较研究。我们认为,按照美韩自贸区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中国基本上已经具备加入更高标准的贸易组织的条件。越南可以加入,文莱也可以加入,越南的贸易水平,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劳工水平都和中国差很远,所谓标准就是对所有成员都是平等的,都是同一准绳的,标准是准绳,所以我们看了这些标准之后觉得中国已经具备这些条件。比如知识产权,我们原来认为知识产权的差距比较大,但是中国这些年对知识产权的高度重视,中央国务院召开科技创新会,把知识产权提到了非常高的战略高度,而且制定了一系列保护知识产权的政策、文件、规定、标准。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正好也是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涉及到知识产权的标准,它的标准在某种程度上还不如我们现在的文件要求得更高,所以我们的方向是一致的。

  再比如我们的劳工标准,我们现在的劳工不仅是8小时工作制,而且是双休制,中国的劳工休息时间只是少于法国和北欧的一些国家,当然有些企业工资底线定的很低,比如去苏州看一个工业园,工人的工资600元,一天工作14个小时,主要挣的是8小时之外的加班工资,现在这些都受到了限制,我们对劳动保护,对劳工的标准也不低于美韩自贸区的标准。

  再比如我们农业领域的标准,过去我们农产品出不去,但是现在韩国对我们农产品出口的标准,日本对我们农产品出口的标准要求都是极高的,高于自贸区标准,因为最高标准的农产品出口,纺织品出口,畜牧业的出口,最高标准是欧盟。全世界126个国家制定了动物福利法,欧盟的动物福利法是最苛刻的,比如他要求猪有15天吃母乳的权利,猪在运输的过程中,每运输24小时有8小时的休息权利,在宰杀的过程中不被同伴看到的隐私权利等等。欧盟和乌克兰曾经就是因为乌克兰的生猪在运输过程中没有让猪休息就被拒收了,这是一场贸易战。

  我们出口到日本、美国、欧盟,我们的标准实际是按国际标准在做,当然我们没出去的,在国内的这些农产品的标准,我认为还相对比较低。但是提高农产品标准,特别是食品安全、粮食安全,这是我们国家政府最关注的,也是现在下力量最大的,各种标准,各种措施。和整个世界相比,因为我们的问题比较严重,中央国务院决心大、力度大、措施大,这也是我们将来加入更高标准必备的条件,我们也在接近,而且我们将来的前景会非常好。

  再比如环境标准,大家觉得北京雾霾,但是我们水的治理,土壤的治理,空气的治理,化学品污染的治理,现在是齐头并进。大家可以看到,更高标准贸易规则所涉及的,我们过去比较惧怕的东西,我们认为会对我们开拓国际市场产生比较大的压力和阻力的东西,我认为现在正在变成动力。我们现在是两种动力:一种是来自于中国政府在推动这些工作,使这些工作向更高标准迈进。一种是来自国际市场,美国推动的更高标准的贸易规则是排他的,但是未来我会让你没有办法排斥,我会比你做得更好。国际标准实际是最低标准,就是进入国际市场最低标准,国家标准应该高于国际标准,行业标准应该高于国家标准,龙头企业的标准应该高于行业标准,这样一个标准体系才能使我们的企业在国际市场无往不胜。

  中国实现自贸区的战略路径我认为有五个方面:一是现在要尽快达成BIT,因为我们现在BIT在和美国谈,谈了20多轮,文本已经差不多了,现在集中在负面清单上。再一个是和欧盟在谈,全世界77个国家都实行了BIT管理,所以这个谈判要加快。二是尽快启动BI.T谈判,这也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提出来的,BITT谈判,和美方、其他国家的都可以启动,那次的发布会是我们晓强主任亲自发布的,国际中心的研究成果。三是加快推进RCEP的进程,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四是中国2014年10月份提出的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我觉得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使原来最大的三个自贸区,其中的两个可以整合到亚太自贸区。五是我们应该采取非常规的思路和非常规的战略推动自贸区进程。

  建议:一是发展定向自贸区。在我们具备条件的地方加快复制自贸区,定向自贸区。比如广西可以定向东盟,新疆定向中亚西亚,黑龙江定向俄罗斯、外蒙。我觉得定向自贸区可以把地方的优势发挥出来。

  第二,推进“一带一路”的自贸区。把周边已经形成的跨境经济合作区上升为自贸区。

  第三,分类推进自贸区进程,对已经启动的中日韩谈判加快进行。和海湾合作组织的谈判加快进行,和斯里兰卡、挪威的谈判加快进行,这是正在启动的。对已经实施的,加快升级版,这些工作中国都在做。

  第四,建议和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贸易伙伴启动双边自贸区谈判。因为现在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贸易体,我们是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是70多国家和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因此我们加快和第一大、第二大贸易伙伴的双边FTA谈判,具备条件的可以三边、多边,这样的话以我们第一贸易体的优势,以我们平等待人、开放的态度,构建无数个平台,然后再组合成大的平台,我们可以冲破对我们的封锁、围堵和排斥,我觉得还是用毛泽东的战略思想,战是为了和,不战不能和,战不赢不能和。谢谢各位。

来源: 
中国网